2016 年的经济展望
蒙古歌手的见证 (2015)
未来的小香港 - 深圳的前海湾
人民币升降的纠纷 8-2015
人民币贬值 RMB 2014-2015
人民幣國際化 (2013)
亚洲黎明 2012 (8th Edition)
亚洲黎明 2011 特刊
亚洲黎明 (6th Edition) 2010
亚洲黎明 (5th Edition) 2009...
亞洲黎明 (4th Edition) 2008...
亞洲黎明 (3rd Edition) 2007...
亞洲黎明 (2nd Edition) 2006...
亞洲黎明 (1st Edition) 2005...
出版书本

 

強國夢    
Queenie 3/2008

中國人首次參加奧運會,有著不尋常的意義。歷史上,中國人常常被稱為「東亞病夫」。百年中國,內憂外患,國家積弱貧困已經使當時的海內外華人在世界面前抬不起頭來,強國夢成為了中華民族長久的盼望。為了這個夢想,多少人付出了沉重的生命代價。  
 
變法救國  
 
十九世紀末,戊戌變法救國。當時帝國主義侵略中國,清朝腐敗,康有為心中燃起了救國之火。1895年甲午戰爭失敗後,清政府與日本訂立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不但割讓臺灣及遼東,並同意向日本賠款二萬萬兩。於是,康有為連夜起草了一份一萬四千多字上書光緒皇帝,強烈主張拒和、遷都、變法,同時間他發佈了新政的詔書,如設立學堂、提倡一定的言論自由、獎勵發明創造、保護和獎勵農工商業、改革財政等。並且,梁啟超等人在各地創辦報刊,論述變法維新的必要性與合理性;揭露封建制度為中國衰弱落後的根源,大力鼓吹資產階級民權思想;批判封建主義舊思想、舊文化,大力提倡新學,影響遍及全國。[1]  然而,此舉引起了保守派強烈的反對,特別是直隸總督榮祿,更是保守派的領袖。9月16日,當時只有十七歲的光緒皇在頤和園召見統率北洋新軍的袁世凱,升任他為侍郎,以輔助光緒變法。兩日後,維新派人士譚嗣同夜訪袁世凱,透露皇上希望他可以起兵勤王,誅殺榮祿及包圍慈禧太后住的頤和園。不料,袁世凱表面上答應,第二天卻暗中到天津向榮祿告密。9月19日,慈禧太后回宮,立即宣佈戒嚴,火車停駛;廢除新政,搜捕維新黨人,歷時一百零三天的變法終失敗,光緒皇帝被囚禁,「戊戌六君子」的譚嗣同、楊銳、林旭、劉光第、楊深秀康廣仁等六人被斬於菜市場外。康有為和梁啟超則逃亡國外,歷史上稱之為「百日維新」。除京師大學堂(即現北京大學)外,所有新政都一律被廢止。然而,全國卻掀起了愛國救亡之心,耶和華的手仍在帶領著中國歷史前進。  
 
革命救國  
 
1911年,辛亥革命救國。它推翻了滿清王朝二百六十多年的君主專制,並宣告中華民國成立。當時,孫中山所領導的南京臨時政府命令各省官廳焚毀刑具,廢止刑訊;取消清朝律令中各類賤民條令;保護華僑;禁止買賣人口;廢除主奴身份;通令剪辮子;禁止賭博纏足、吸食鴉片;鼓勵興辦工商業,振興農墾業,獎勵華僑在國內投資。此外,提倡普及教育,刪除舊教科書中的封建內容等。一時間,使中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革命的支持者遍及社會各階層,包括出國歸來的學生、知識份子、海外華僑、地主紳士,農民、手工業工人、小商販、士兵、城市居民和無業遊民等。海外華人雖然僑居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但他們的根仍在中國。在辛亥革命中,海外華僑起了極大的作用,他們在僑居地積極參加孫中山所創辦的同盟會,提供經費支援革命活動,回鄉建立革命組織,並多次參加武裝起義。1911年4月27日同盟會在廣州發動了黃花崗起義,其中遇難的72烈士中,華僑就佔了29人。[2]革命雖然奪去了赤子之心的生命,但他們的血淚仍是甘心為愛中國而獻上的。
 
教育救國  
 
隨著變法與革命的失敗,中國文化真不知何去何從。感謝神,在這個時候中國出現了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家蔡元培,他認為要革新必先培養人才。1912年,蔡元培被任命為中華民國第一任教育總長,為了富國強兵,他提出了五育 並行的教育方針。這五育是 :軍國民教育(體育)、實利主義教育(智育)、公民道德教育(德育)、世界觀教育(哲學觀念教育)和美感教育(美育) ,以培養國民健全之人格。蔡元培很關心勞動、平民和女子教育,當他就任北京大學(1916-1927)校長期間,就開辦了校役班、平民夜校和在上海創辦愛國女校。他認為,「教育是幫助被教育的 人,給他能發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在人類文化上盡一分責任。」[3] 他一生致力於科學與民主,反對封建專制,奠定了中國新式教育制度的基礎。他有一句名言「救國不忘讀書,讀書不忘救國」,蔡元培一心走上教育救國之路。
 
實業救國  
 
雖然國家一步步走上新文化道路,但中國人口眾多,最大的困難仍然是要解決百姓的溫飽問題。此時此刻,中國就有一位著名企業家張謇(1853--1926),他提倡了以實業救國。張謇是江蘇南通人,16歲中秀才,1885年中舉人,1894年中狀元,中日甲午戰爭後,他放棄了從政的工作。1903年,當他勘察黃淮水患後,憂心如焚,由於他家世代務農,深知民間疾苦,在《請速治淮疏》上,感嘆「何以解人民之痛苦?」自此以後,他下定了決心,上不依賴政府,下不依賴社會,全憑自己良心做去(轉引《張謇之村落主義》)。後來,他返鄉興農墾、辦實業。1898年他 創建了大生紗廠,繼而又建成大生二、三、八紗廠以及鹽業、榨油、麵粉、 冶鐵、輪船等企業,形成大生資本集團。與此同時,他把經營實業的部分盈利,投入文化教育實業。www.agri-history.net 1907年他創辦了農業學校和女子師範學校,1909年興建通海五屬公立中學(即今南通中學)。1912年創辦了醫學、紡織和河海工程等專科學校,成績超卓,1920年三校合併為南通大學。其次,他也興辦了一批小學和中學,還陸續創辦圖書館、盲啞學校等。此外,1915年他建立了軍山氣象臺。張謇一生創辦了20多個企業,370多所學校,為中國在工業和教育事業上作出了寶貴貢獻。[4]           
 
 
除了中國人辦學外,其實十九世紀初,西方傳教士來到中國已經開始建立教會學校,從小學、中學逐漸發展成為大專以上水平的基督教高等教育。課程方面,早期傳教士辦學是按照西方的模式,較側重西方的科學、神學及宗教教育方面的課程。一般差會學校的課程分為三部分:宗教教育、中國經書和西方科學知識。宗教教育在學校課程中居首位,而宗教課是必修科,內容有關聖經、創世論、救贖及耶穌生平等,不及格是不能升級的。[5] 學生還須參加每天的崇拜儀式(早禱或周會)和星期日學校舉行的禮拜。除此之外,大多數教會學校每年均有一至二次的奮興佈道大會,學生是必須參加的。[6]   此外,自一九二零年後,中國教會大學亦是因應中國社會的需求,紛紛設立其他的專業或職業訓練課程,譬如是金陵大學的農林科,嶺南大學的農科,東吳大學的法科,燕京大學的新聞學、社會學,文華大學的圖書館科等,以致培養人才在中國社會上發揮影響力。今天,一些外國宣教士以教師的身份留在中國,在教學的環境中見證福音,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   晚清科幻小說           除此之外,晚清科幻作家透過科學幻想的描寫,一方面揭露列強侵略的史實,以傳達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警號;另一方面強調中國傳統文化,以鼓舞人們對於中華民族的認同與自信。[7]  由此可知,要幫助在海外出生的下一代華人重拾祖根,是一件非常艱巨且重要的工作。無論教育、實業或科學救國,中國人嘗試各種不同方式使自己的國家富強,人民可以安居樂業。   深謀遠慮          事與願違,1931年9月18日一聲爆炸,拉開了長達14年中日戰爭的序幕,人民生活苦不堪言。當年,日軍精心策劃一件陰謀,炸毀了瀋陽柳條湖附近的南滿鐵路,並嫁禍於中國軍隊。日軍以此為藉口,向駐守在瀋陽北大營的中國軍隊發動進攻。由於當時蔣介石所領導的國民黨政府怕事件擴大,便堅決對日本的侵略行動採取不抵抗政策,以祈求國際聯盟主持正義,和平解決。當時,日本關東軍只有1萬多人,而張學良所領導的東北軍就有16.5萬人。由於「不抵抗政策」 ,東北軍只有不戰而退,短短4個多月內,相當於日本國土3.5倍的中國東北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全部淪陷,3,000多萬老百姓成了亡國奴,「九一八」事變成為了中外震驚的歷史事實。  
 
當時駐國聯的中國代表顧維鈞悲痛地回憶:「當我向各國代表逐個求援時,得到的最令自己無地自容的回答是:『你們自己都不抵抗,怎麼能期望別人替你對付日本?』」 可想而知,那時中華民族的尊嚴在國際間已澈底崩潰。民國二十一年(1932)蔡元培、宋慶齡魯迅等發起組織中國民權保障同盟,積極展開抗日愛國運動,而北京、上海、南京、天津、杭州、武漢、太原、廣州、濟南、福州等地的大中學生和市民紛紛集會遊行,中華民族全體抗日救國,並同時擁護當時的國共合作。日本曾在《田中奏摺》裏公然宣稱:「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8]  「九一八」事變揭開了日本對中國、亞洲及太平洋地區武 裝侵略的序幕,強國夢頓時成了泡影。   經濟救國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共產黨成了當時人們的新希望。他們跳著秧歌、敲著鑼鼓,奔向社會主義。到了1950年代,中國更出現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經濟強國運動,大煉鋼鐵、 超英趕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等口號,彷彿使人相信中國的強國夢明天就會實現!然而,這種違反自然的鼓動,只有催促那場瞬息萬變的夢境完全破滅。   軍事救國           1960年代,中國人又把強國夢寄託到軍事上,天才科學家錢學森完成了中國人千年飛天夢。錢學森畢業於清華大學,1935年,他遠離了烽火連天的抗日戰爭,取得獎學金到美國深造。他先後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和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並取得博士學位,其後更在兩院任教。憑著他的機智與才能,深入參與美國軍事機密計畫,設計了美國第一枚導彈。然而,1950年,錢學森被美國政府指控為共產黨員,並拘禁了15天。1955年他終於舉家回到中國。他留給美國這樣一段話:「我很高興能回到自己的國家,我不打算再回美國,今後我將竭盡努力,和中國人民一道建設自己的國家,使我的同胞能過上有尊嚴的幸福生活。」[9]  他以軍事救國的精神回報自己的國家。  
       錢學森回國後,擔任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所長一職,在他的帶領下,中國的火箭和導彈事業突飛猛進,震驚世界。1960年,中國第一枚導彈 東風一號發射成功;1964 年,東風二號中近程導彈發射成功;三個月後,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於1965年10月16日爆炸成功;1967年,氫彈爆炸成功,1970年 人造衛星上天,當時,中國人激動得熱淚盈眶。一時間錢學森使中國踏上了世界第三位軍事強國,與美國及蘇聯抗衡,而人們一直被那種強烈自豪感沖昏了頭。不久,中國人終於明白勒緊褲帶造出來的原子彈代價實在太大,軍事強國夢也實在太沉重,中國人開始厭倦了。www.cwls.net
 
改革開放  
 
直到1978年,中國全面實行改革開放。鄧小平曾說:「國家這麼大,這麼窮,不努力發展生產,日子怎麼過?」中國領導人明白只有開放才是中國的希望。他提出一項前無古人的創舉,為中國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體系。1980年後,鄧小平裁減軍隊和軍費,集中精力搞經濟建設,這倡議得到很多人熱情的擁護,人們已經沒有興趣與美蘇進行原子彈、導彈的競爭了。因為吸取了經濟大躍進時期的失敗教訓,今次中國政府提出更實際的經濟強國夢。鄧小平强調到20世紀末中國社會要達到小康水平,到2050年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不過對很多人來說,經濟強國夢太漫長,中國人盼望有些東西,可以讓自己的國家在世界即時感到自豪!   體育救國           1984年,隨著奧運選手許海峰的一聲槍響,中國人發現一個可以很快實現的新強國夢,就是體育強國夢。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中國隊奪得15枚金牌,排名第四,這個成績促使全球華人歡喜若狂!從此,奧運金牌的數量和名次,成為中國人新興的強國夢。 果然不出所料,中國隊的奧運會金牌數量逐年上升,2000年悉尼奧運會中國獲得創紀錄的28枚金牌,排名世界第 三,比第二位的俄國僅少4枚,中國儼然成為世界第三位的體育大國。奧運會場上不斷升起五星紅旗,聲如洪鐘的國歌,讓中國人感到強國夢已經離我們不遠。 

        2008年奧運會在北京舉行,中國的奧運代表團將懷著極大的鬥志勇闖北京奧運,各地媒體一直議論紛紛究竟中國的奧運代表能得多少金牌?奧運金牌的數目彷彿成了國家榮辱的指標,甚至人們滿心相信一個神話 ─ 就是奧運金牌可以讓中國贏得世界的尊重。其實,體育只代表一個國家文明進步的一個側面,而並非全部,奧運金牌承受不起中國人所有的強國夢。    勇闖北京奧運           勇闖北京奧運不但是2008年奧運會所有運動員的目標,其實更可以成為華人基督徒心中的吶喊。歷史上,北韓平襄曾經是福音復興之地。後來共產黨赤化,在平襄殺死很多基督徒。那時唯一的生存機會,就是你必須公開否認神,吐口水或把腳踏在聖經上。無論如何,有些基督徒因拒絕褻瀆神的話而被迫殉道,其餘的則逃到南部,就是今天的南韓。到今天為止,南韓的基督徒已佔全國人口的40 %,其中有18,000名宣教士遍滿世界各地,當中有些基督徒甚至賣了房子來參與宣教活動。         1988年奧運來到南韓,那時全國上下的基督徒就開始為奧運會禱告。他們認為神要藉著奧運會帶給全國屬靈上的大復興。為了這個復興,他們日夜為國家守望,教會不斷地舉辦禁食禱告會、通宵禱告會及敬拜讚美活動。當全世界正在注目自己國家時,南韓的基督徒卻將注目放在耶和華身上,在奧運會開幕之前,就是運動員還沒有到場館以前,韓國基督徒已經聚集在會場裏公開讚美耶和華,並歡迎神的平安與保守降臨在當中。到了現在,韓國的基督徒依然相信神要藉著在北京舉行的奧運會在中國行大事,今天,那些在北京的韓國教會早已經掛上了「為北京奧運禱告」的海報,他們的心 ─ 為中國 ─ 等候神的拯救!           由此可知,勇闖北京奧運是韓國基督徒夢寐以求的盛事。對今天華人基督徒來說,北京奧運豈不更是中華民族的驕傲。2008年8月8日中國將會成為全世界的焦點,而世界各國都想透過北京來瞭解中國。中國人要勇闖北京奧運,華人基督徒要為北京奧運守望,讓此時此刻的中國成為真正屬靈上的強國,祝福萬民!            
 
資料參考:  
 
1.  http://cyc6.cycnet.com:8090/xuezhu/tuqiang/content.jsp?n_id=590
2.  http://baike.baidu.com/view/28947.htm
3.  中國新聞週刊2006年01月26日
4.  http://www.agri-history.net/agriculturists/zhangqian.htm
5.  參閱 Jessie Lutz. China and the Christian Colleges, 1850-1950.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72, pp.71-72.
6.  有關討論亦可參閱陶飛亞、吳梓明合著:《基督教大學與國學研究》。福州:    福建教育出版社,1998。
7.  http://ivvanwang.spaces.live.com/blog/cns!BB3815F5A5C288B5!450.entry
8.  http://918.china1840-1949.net.cn/sbjj.htm
9.  http://big5.china.com.cn/chinese/TEC-c/4956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