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的经济展望
蒙古歌手的见证 (2015)
未来的小香港 - 深圳的前海湾
人民币升降的纠纷 8-2015
人民币贬值 RMB 2014-2015
人民幣國際化 (2013)
亚洲黎明 2012 (8th Edition)
亚洲黎明 2011 特刊
亚洲黎明 (6th Edition) 2010
亚洲黎明 (5th Edition) 2009...
亞洲黎明 (4th Edition) 2008...
亞洲黎明 (3rd Edition) 2007...
亞洲黎明 (2nd Edition) 2006...
亞洲黎明 (1st Edition) 2005...
出版书本

 


標籤背後的面孔
  
            by Chuck Chan

為我們生產日常生活用品,例如傢俱,衣服和其他日需用品的民工正面臨著生活中最大的問題。自殺成為中國青年工廠工人的主要問題。 標籤後面的面孔是一群被社會忘記,被我們忽略的弱勢群體。這些人群中有許多是16歲到30歲的年輕人。他們失去希望,對城市生活的困惑和尋找生命的意義已經成為他們人生的困境。他們破滅的夢想埋葬在工廠機器裏。他們把每天時間投入到數不盡的產品和零件組裝線上。他們每天盯著時鐘, 直到完成工作才能離開崗位。最終,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機器的一部分。
 
中國勞工觀察部(總部設在紐約)執行董事長李強說,在中國南部工業區,工廠工人的自殺率增加了一倍多。在珠江三角洲的華南地區職工自殺人數從 2009年13人增加到今年的30人。他們就自殺事件在當地工人個體中採訪了201個中國人。深圳富士康這樣世界最大的電子製造公司在今年5月26日之前(2010年),有 12名員工自殺。這種情況受到了工人權利組織的批評。今年深圳的這個工廠有12人跳樓,10人死亡。有兩名企圖自殺 ,遭受重傷。郭董事長在5月24日說,惠普公司與蘋果電腦製造商證實,富士康不是一個血汗工廠,他們有信心形勢會好轉。
 
富士康精密工業公司總部設在臺灣,在中國雇傭了80萬人,有42萬人在深圳。鴻海公司也被稱為富士康科技集團。 在這巨大的工廠裏工作班次和生活都很複雜。富士康為蘋果 、惠普、索尼和諾基亞等大公司製造電腦、遊戲控制臺和移動電話等。 富士康已經在所有的宿舍和廠房安裝了安全網,占地有1.5萬平方米左右。這看起來像是一個很笨措施,至少它可以挽救生命,它只是為了防止任何人摔下來而已,郭董事長說。
 
郭董事長還說﹐富士康將設立醫院基金為員工提供專業的治療。七十名精神病學家已經被邀請去給員工做輔導 。我們也培訓我們的員工成為志願顧問。有超過100名員工已經接受了輔導培訓,我們希望這個數字在一個月之內達到1,000人。郭董事長說。
 
民工,我們稱之為流動人口,正處於中國站立在努力實現現代化和城市化進程的危險邊緣。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 1亿4000萬中國公民在別的地方工作和生活,而不是在自己的家鄉。這已經超過了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據估計總流動人口,其中在城市工作的農民占絕大多數,是在2亿與2亿5000萬人口之間。這數目將接近中國20%的人口。中國大規模的流動人口正產生許多社會和心理問題,此刻政府也無力解決這些問題。這個所謂的流動人口大軍正以每年6 - 8百萬人口速度增長。這些民工面臨著被城市邊緣文化的危機。在文化方面,民工生活在城市裏一個被物質富裕海洋包圍的孤島之中,根據中國公共文化服務發展2007.2期刊報告,城市居民和外來務工人員過著完全不同世界的生活,他們大致過著隔離的生活,前者對後者沒有太多的興趣。一位社會學家在杭州的浙江大學說。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和外來工人定期有溝通,超過一半的人在日常對話中不喜歡談論民工的問題。
 
有些民工離鄉背井在城市裏努力賺錢,掙扎著尋找減輕在工作所遇到壓力的方法。有些民工對他們的權利瞭解甚少, ,當他們的工資被克扣時, 他們選擇自殺。大部分的自殺受害者都是年輕人。 東莞醫院孔院長說,他們不知該怎樣與他人相處。當他們的關係出現問題時,他們會認為整個人生都完了。他還呼籲為民工提供更多的心理服務。目前,城市裏的大多數醫院都不提供心理治療服務。雇主必須採取更多的措施,來改善民工有更舒適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他們離鄉背井來找工作,還需要保持與朋友和家人的聯繫,必須要幫助調解他們的孤獨。
 
民工,這些邊緣化人群,他們內心的痛苦在這一刻被顯露,可能會引致城市化進程的不穩定。目前, ,這些需要心理護理的民工數量正在增長,但在中國合格的輔導員數量卻無法滿足這個需求。他們的哀聲沒有被聽見,他們的痛苦沒有被醫治。中國需要解決社會基建的問題比建設現代化硬體的進程更嚴重。這些民工在城市裏沒有公正和公平的人權法保障,他們最終會成為這現代化進程不安定的因素。
 
城市化、工業革命和科學進步是社會轉型的因素。在這個核心裏,人民的生活方式的轉型和社會地位是改變是關鍵。這種轉變需要改善他們的生活品質,尤其是他們在城市裏的生活質素。
 
1999年,一個中國南方的玩具製造商雇用了20名流浪街頭的街童,為麥當勞和漢堡王製造優質的玩具。這家工廠已經有超過7,000名員工。這些流浪的孩子們或是孤兒,或是離家出走,或是不知何故與他們的父母失去了聯繫。這些未成年的街童都應該是非法勞工,中國法律規定,只有16歲或16歲以上方可合法聘用。玩具製造商出於好心去管理,他們為這些街童找到了一個公寓去居住。因為他們不希望他們在街上遊蕩,就讓他們做玩具。一天早晨,一位元香港南華早報的記者曝光有關聘用這些未成年街童的事件。調查記者都來到那地方,拍攝和採訪。在同一天,西蒙行銷(Simon Marketing)宣佈這家玩具工廠雇用這些未成年孩子是違法的。然後他們結束了所有和這家工廠的合同關係。七千人的工廠突然在一個星期內倒閉了。所有的員工和工人被解雇了,留下了一個又大又空的廠房。今天,對那些街頭兒童的下落仍然是一個謎。作者相信這個玩具廠並不想剝削這些孩子;他們是出於好心想幫助而已。作者相信,這個玩具製造商沒有企圖利用這些孩子們,他們懷著一顆善良的心試圖幫助他們。但是這種行為通常被西方的新聞和媒體誤解的報導。現在,這些街童有許多人仍然遊蕩在中國的街頭。  
 
向阳 2010
 
因為你曾幫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蔭下歡呼。                                         詩篇 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