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的经济展望
蒙古歌手的见证 (2015)
未来的小香港 - 深圳的前海湾
人民币升降的纠纷 8-2015
人民币贬值 RMB 2014-2015
人民幣國際化 (2013)
亚洲黎明 2012 (8th Edition)
亚洲黎明 2011 特刊
亚洲黎明 (6th Edition) 2010
亚洲黎明 (5th Edition) 2009...
亞洲黎明 (4th Edition) 2008...
亞洲黎明 (3rd Edition) 2007...
亞洲黎明 (2nd Edition) 2006...
亞洲黎明 (1st Edition) 2005...
出版书本

 

以色列之旅 
                                                                                               by Peter
 
今天是从以色列回来的第几天?回来的第几次?曾想仔细数算数算,但是数算不清楚。内心不停地在翻腾着我在不停的思念。虽然我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内心的声音一直在催促着我对那地的是担心是想要回归现实是刚刚回来一下子觉得失落了好多身体在空中漂浮,脚步站立不住我的心还在那里,那人,那地,那水,那海,那天空
 
我希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静静地,静静地,一点一点地去回忆那些发生的一切。
 
我们应许之地是那边的早晨。当我第一眼看到特拉维夫,这个属于建国初期犹太人所创建的居住点,看到这个位于地中海边的城市,便想到就是在这个地方,先知约拿不遵守神的旨意,不拯救敌国自己反被大鱼吞吃彼得看见异象城市20世纪,特拉维夫经历多次针对犹太人的恐怖自杀袭击但是现在,它美丽依旧,充满了一种神所赋予的能力,吸引着大批犹太人归回本族本乡。我们的回归也是从这里开始,从这里启程,从这里去了解认识神所拣选的这个民族这个国家。
 

以色列的军人:
 

在特拉维夫,我们做了短暂的休整因为要到加利利。到车站时,我才知道犹太人的汽车站原来是建立在楼顶之上,一圈一圈的盘旋而上,然后通过高架桥接回平地高速。聪明的犹太人商场不但发挥了商品经营的作用,屋顶也被发挥了空间作用。我想可能是因为以色列国土面积小,所以他们发挥自己的智慧,在有限的国土上充分利用空间,发展自己。这样的智慧,是从上帝的创造而来上帝的应许而来耶和华爱这个民族,给他们迦南地,就给了他们生存需要的一切

 
街道上的士兵:
 

在路上不断看到士兵。街上商场里汽车站台,很多士兵拿着机关枪冲锋枪往来行走。或从你身边擦肩而过,或是和你站在一起,有男有女,他们带着大布袋子装的生活用品,我猜他们肯定不是巡逻,而是回家或返回军营。在以色列,只要是士兵,任何时间都要把枪支带在身上。在以色列是义务兵役制,人到了18岁,无论男女都要去当兵。

在车上,我们遇到一个穿着很特别制服的人,后来知道他是一个军官,他看到我们晕车,就想帮助我们,不断的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他说他第一次看到中国人,而且这么多,他说很高兴认识我们和我们不断的聊天他的言语里我们能感到他的善意以及对我们的喜欢。在要下车的时候,主动的向我们握手,微笑。这是我在以色列同军人第一次握手,真诚感受到心。在他下车的瞬间,我突然发现,在他的右腰间插了一把小手枪。瞬间,我感觉压抑,心里好难受,这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士兵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带枪别人如何如何强大的时候,可曾想到的强大是被逼迫出来,是被周围的国家敌对出来的并不想打仗,但是不可能,只有自强,只有强大才能有和平才能更好的维护自己国家的安定需要时刻应对战争,所以士兵必须时刻准备。

我们探访军营的时候,并不是那么顺利那天,我们到达戈兰高地,一下车,我们当地的组织者以色列(我们的领队者)就指着距离隔着一个马路的对面,告诉我们,那里是地雷区,是当初发生战争时叙利亚埋下的地雷,很多已经排不过来,也没有办法排除,只有设置禁行区。战争始终离不开这个城市,这里的人们也习惯了战争,所以没有任何惧怕。

我们在军营门口等待,以色列同他们交谈,因为戈兰高地敏感地带,起初并不同意我们进入我们在门口等待等待的时间里我们每一个人都向上帝祷告,向神呼求给我们带领。我们在军营外面一起唱希伯来歌曲,一起在军营外面拍手来赞美荣耀神。我们的有一些人走过去和那些士兵交谈,交谈之后回来告诉我们,那里的士兵只有十八九岁。我们告诉他们,在我们国家这个年龄正是上学,恋爱的季节,但是那个女兵很坚定的回答我们要保护国家这是不加任何修饰的回答任何语言都不能清楚的描述他们内心对国家的那一份情感。这是一个多么值得尊重的民族,的强大不是因为有多少武器,多少钱,也不是有多少人。

一直思索她的强大来自哪里?我想更多的来自上帝的计划,这是计划的做成。上帝容许他们历经许多苦难,用苦难来改变他们刚硬的心,用苦难来促使他们转向神,寻求帮助。苦难让他们变得更强,更加坚韧将来,他们也一定会明白,这种强大也不是真正的强大,等到万国攻打耶路撒冷时,这种强大起不到任何作用,这种强大更会使他们知道,唯有承认弥赛亚基督耶稣,靠着耶稣基督才能得胜,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不同国度的共同生活:
 

    加利利,一个神奇的地方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当进入驻地踏进门口的霎那,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大家庭来自不同国家的人聚集在这里,有德国波兰荷兰英国美国中国香港,而我们则是第一个来到此处的中国大陆团队,来自北京的团队。

起初我们并不相识,但是现在,眼前所见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真实的场景,不同的人种彼此聊天,打手势,用眼神交流。来自不同国家,生活习惯不尽相同,饮食上西方人以沙拉卷饼,夹蔬菜为主用辣椒洋葱还有一些我叫不名的菜,切成小块,放在大的果盘里面,直接卷在饼里面吃,开始吃的时候,我们适应,后来越越觉得好吃,因为这样能够完全吃出蔬菜的味道,没有经过加工的蔬菜也是最有营养的。所以我爱上了吃彼得饼。我想,也许在很久很久之前,使徒们传道的时候,也会带上很多饼,走在路上,饿了就以饼和野果充饥,这么想想,心里无比幸福,因为内心向往做使徒,那是何等的恩赐和福分。

西方人生活上更强调自主独立,这样的思维意识非常强烈。不会打扰别人,也不希望被别人打扰,甚至于在工作和生活上,也是独立分明。来自羔羊圣华团契的我们,让他们知道了中国人的生活态度和准则,我们会主动承担全部的刷碗,会把大家的衣服拿来一起洗,会去做很多很多一起的工作。因为,我们希望把爱传递给别人,我们这样的举动给他们很多的震撼,也给了他们一些启。很多人喜欢我们,和我们一起玩,一起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由于人数太多,房间不够用,男生只睡地,铺上床垫,盖个毯子,虽然很挤但是这样也很幸福,每个夜晚,你身边都有他们,互相问晚安,互相听着彼此的呼吸,休息睡觉,早晨起来的时候相视一笑。吃过早饭,就坐下在一起敬拜,听不同的人分享彼此的见证,分享在跟随耶稣基督路上的经历大家一起去了解犹太人的习俗和心理,一起手拉手祷告。一起做饭,一起生活,一起出去传福音,一起面对环境,一起来祷告祈求上帝的祝福。

    每一个人都深深的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到这里,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相聚。是耶稣,我们才彼此在一起,彼此成为朋友,以弟兄姊妹相称。 
 

传福音:
 

    以色列弟兄在晚上,会带我们去广场,在那里跳舞唱歌敬拜赞美主,然后吸引人群,给他们传福音。形式跟北京在广场传福音相同。赞美的时候,我们尽情的歌唱,想跳就跳,想唱就唱,一起唱希伯来语歌曲,尽管一开始的时候有些困难,每个人都只会哼哼调子,但大家都很用心,没过几遍就会唱了。一起拍手歌唱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加利利最后一次的外展传福音,因为明天我们就要离开。那天晚上,我们准备出去传福音,领队以色列告诉我们他的心里不安宁,他说感觉到要发生些什么,我们都没有说话,在出发之前我们在屋子里一起手拉手做祷告。我在心里对上帝说,一切都在耶和华的应许和计划之中,一切都在你的祝福和成全之中,我们要做的,就是去传福音,其他的一切,我相信,会有基督给我们开路。

    去到停车场的时候,我们看到四五个女兵,大概她们正逢假期,晚上来广场散步。我们就告诉她们我们相信她们的上帝,们很高兴,以色列的女子很善于跳舞。我们一起唱歌跳舞,唱了好几首中文歌,给她们表演生命的河,喜乐的河,然后,一起拍照留念。每个人都兴高采烈,临走的时候,送了她们传福音的宣传书。

    后来我们去到广场,一起跳舞唱歌,给周围的人传福音,每个人都很期待有新的收获结出新的果子。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有警察来,大声告诉人群马上离开,后来才知道,他们发现广场旁边的喷泉下水里有炸弹。于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但是没有惊慌,更没有胆怯,当地人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已经非常习惯,丝毫感觉不到有任何的慌张,惊诧。

    于是我们转到广场的另一个地方唱歌敬拜,直到危险排除,我们又回到原地。当我们再次赞美没多久,原来在停车场的那个女孩子,拿着书,走向我们,不断向周围的人群用希伯来话喊,接着,很多拉比,一起涌向我们,还有很多当地犹太教的教徒。原来那个女孩看了书之后,才知道我们相信基督耶稣,而她是一个典型固执的犹太教徒。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画面,就是冲突,现在,它来了。来得这么不慌不忙。以色列告诉我们,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不要对话,只要微笑,只要唱歌赞美敬拜,只要祷告耶稣基督,基督会做一切的事。于是,我们敬拜唱歌,吉他声更加悦扬声起,那个德国的吉他手也更加的跃动。

    我们每一个人都用心唱歌,我的眼泪不自觉的就下来了,不是因为他们围攻我们,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很难过,难过的要死,这个苦难的民族,他们养成了这样的性格,一如他们的祖先一样。我想起了摩西带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想起在列王时期的犹太民族,直到二战时期针对犹太人的屠杀。我突然发现,这一切的一切,他们所遭受的一切,成全了我们的救恩,使我们的生命得以保全,得以生存。而他们还生活在律法之下,受律法之痛,还在苦苦等待弥赛亚的降临。

    这岂不是上帝计划的一部分吗?正如上帝让耶稣基督降生受死,我们得生。正是因为犹太人的刚硬,福音才临到了我们。我的心虽在那一刻很痛,也很幸福,痛是因为,我为犹太人心里的痛而痛,因为有了太多的苦难,流亡。幸福是因为如今我站在这里,我知道基督要我做什么,而我有了祂给我勇气,给我的恩赐,我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所以我要传福音,一直这么传下去,直到我生命的终结,直到我什么也不能做的时候,那时,我就要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做礼拜:

    在以色列,每逢周末,我们就一起去做礼拜。由以色列开车带我们到会堂去,刚到这里的时候,香港的福华姐就告诉我们,以色列当地信耶稣基督的犹太人很少,太少了。因为当犹太人移民回归的时候,如果你信犹太教,政府就会分房子,有很大的福利。但如果你是基督教徒就什么也没有,政府官员里有很多拉比和犹太教徒,因而导致了这样情况的发生。

    当我们到会堂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看我们,他们的眼睛里有惊奇,有喜乐,却没有不理解,不接纳。有的人会冲我们说。我们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等待聚会的开始,台上的乐队很早就开始排练,不停的歌唱,很好听。他们的会堂很有特色,楼上有播音台,应该是可以直播传出去。还有调音室。讲道的时候,有专人在台上翻译成英文,照顾外邦人。在赞美结束要讲道的时候,孩子们就被带另一个房间,有人专门带孩子看儿童圣经,做游戏,有很多孩子会悄悄溜回来听道。

    在会堂做礼拜的时候,很多人主动来问候我们,第一次做礼拜的时候,我前排的那对夫妇,转过头来,友善地问我们来自哪里,当我们告诉他,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以及我们教会的情况时,那位妻子就抑制不住的哭了,非要和我们拥抱。我想,我们去那里,带给了他们很多鼓励你想象不到,在以色列这个宗教国家信基督耶稣,是会受到排挤和歧视,所以当我们遇见同路人时彼此安慰,彼此依靠,彼此带来平安和祝福。

    每次做礼拜到最后,我们都会到台上来介绍我们自己,为来到会堂的信徒表演来自北京,来自我们的节目,生命的河 喜乐的河成了我们的必演节目,每次我们在台上赞美,他们在台下拍手,微笑。我们每每都会是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我们用我们的心来歌唱,很多人被感动,我们的心也被感染,不同国度,不同人种,同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在这种特殊的环境里,喷发出的爱是无比的炽热和强烈,每个人内心都被火烧了,每一次的赞美,我内心的平安和信念就会愈加强烈,每一次的赞美都能感觉到,我,其实不是我,我是被圣灵感动,被上帝使用的人。在这里,我没有我自己,我只有真理,只有我的救主耶稣基督。

    礼拜后,会堂都给信徒预备糕点咖啡和水果汁。大家都在一起谈论信仰,谈论生活,彼此交通,彼此联络。每到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最忙的,他们主动和我们交谈,主动留下联系方式,要我们做朋友,你能深切感受到,在主的爱里,我们就是一家人。他们表达的方式很直接,直接你会惊讶,有一个小男孩,在我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总是想找机会和我说话,但是找不到,最后干脆直接把写有他邮箱的纸条给我,我们记下很多联系地址,很多邮,这些都是在基督耶稣里面弟兄姊妹,都是基督耶稣的爱。
 

进入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每一个基督徒想要去的地方,我们就要来了。在进入耶路撒冷的那早上,我不知道其他人的心如何,我的心平静,没有兴奋。那天早上,一起就有感动要禁食,他们准备早饭,问我,我说,我禁食。很奇怪的回答,在之前,我有过这样意念,但只是一想,并没有这么强烈。但是当被问道,回答的时候,我意识到,根本不是我在说话,我说话完之后,我就问自己,这是我做出的决定么,我想到了圣灵,我一下想到,要去耶路撒冷,那里是基督死亡和再次降临的地方。我的心一下子就欣喜了,很开心,因为我知道了我要得到什么。

于是,我一个人出去安静,在楼旁边的小路上,我低声唱歌赞美,我忘记了唱什么,只是越来越感动,越来越哭的厉害。当他们出来找我要我去吃饭的时候,我告诉她,我不吃,你去吧。我一个人又待了一会就进去了,他们正在谢饭祷告。结束祷告之后,他们就笑我不吃饭,我的心不仅不生气,反倒越加高兴,于是,我就唱歌跳舞。我想,他们可能觉得我疯了吧。不过我真的很高兴,我说,你们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上帝给我多大的恩惠。于是他们吃饭的时候,我就去里屋祷告,我向神说话,我说我的内心,我呼求耶和华给我智慧,让我眼得见,我求让我的心越来越安宁,不发作,不让我的缺陷被魔鬼攻击。然后我们一起去耶路撒冷。

    感谢上帝,感谢来自香港的福华姐,带领我们,给我们订房间,是在一家华人开的餐馆里。我们放下自己的行李,收拾自己的心情。但是到这里,我的心依旧安宁,平静的出奇。我知道,在这座城市,我会找到我一直想要的东西,那是我全新生命的开始。在之前,我就告诉我的同工,这次的以色列之行,我会得到神给我的带领和启示。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基督来开启我的生命,给我生命注入无以伦比的量。

    晚上,我们去橄榄山,不断的穿越旧城区的小巷子,同行的马媞娜告诉我们,这就是耶稣被钉十字架时走的路,只是那个时候,道路崎岖不平,周围也没有店铺林立,有的是围观的人群,怒骂的声音,还有脚下的石子,以及沉重的十字架。当我知道这里的历史时,我心再一次被击打,当我自己感觉到脚步的沉重时,我也深深知道,耶稣走过的路是何等的艰辛,我们的信仰道路,应该怎样在这条路上去走。带给我更多的是,我知道,我要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直到耶稣的走到的终点,这是我的人生,这是我自己用上帝给我自由意志所选择的人生,是的,我要走下去。

    在路上,经过耶稣和门徒最后一次晚餐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一座意大利酒店。我想内心有些许感谢,谢谢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极端的犹太教徒肯定会把这个地方破坏,诋毁耶稣基督的复生一样。

    客西马尼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大片的墓地,不知道何时的墓地,残缺不全的石碑,希伯来文。但是我们知道耶稣在这里祷告,告诉门徒要警醒,要警醒。在这里,耶稣被抓,在这里耶稣那个官兵的耳朵复原。在这里,耶稣的肉体生命走向完结,在这里,我们被拯救。我的心,时常记起耶稣那句话,你们要与我一起醒。有时候,我们做的不好,常常亏欠,在这里,我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醒包含了生命,包含了道路,包含了太多太多无法言语的情感。要警醒,做一个时刻警醒,崇尚真理的基督徒。

    当我们到达山顶。我的心开始颤抖,开始惊栗,因为当耶路撒冷全城在你眼前的时候,当你用眼神去注视,当你眺望那一座座灰黄色的建筑,看向那座在山上筑起的城市,你的心就会被无数次的击打,无数次的被拍向不知名的地方,你会感觉到痛,会想流泪,会想就在这一刻融入这里,再也不离开。若论城市的现代化,它比不上北京、深圳和上海,很素,在这里,没有太多的选择让你去挑,你只有在有限的空间去感受,但是就是这种感受,带你穿越几千年,回到之前,那个人类悲壮的时刻,迁迦南,建王国,钉十架,后被覆灭。当你的心被城市所映照,反映出来的就不再是你的一颗心了,而是你生命的全部所有。这个时候,我需要祷告,需要去和上帝说话,我知道,只有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说什么,我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这感觉真棒,这里真棒。

    我们在山顶筑坛,我们来献祭,我们代表着我们的团队,用一个个石头代表各个地方教会,那些石头最终垒成一座祭坛,祭品就是我们自己,把我们的生命献上,把我们的心归于耶稣基督。我们祷告,我们为各个地方团队祈求祝福,我们呼喊耶和华,我们的声音贯彻橄榄山顶,我想说,在这里,在这里。与基督耶稣立约。不为别的,只为了纪念曾经在这个地方下的血。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每个人都很沉静,安稳,我们的心里满有平安。于是,我们在圣城安息。就是在这个夜里,我进入耶路撒冷的第一个夜里,也是在耶路撒冷的唯一一个夜里,我在梦里看到自己,那么小的自己,开始慢慢成长,开始慢慢懂得,开始会用手拿着书本看,开始唱歌,开始跟着父母去教会聚会,开始相信,开始上学,开始喜欢女孩子,开始沉默不想说话,开始反叛,开始离开,开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始。我就那么看着自己,看我自己的人生一步一步地走着,走到角落,走到路灯,走到房间,走到那个黑暗的胡同。我不断看着自己,有时候自己融入了进去,再一次做着相同的事。有些事被无限放大,让我无比清楚,无比愧疚。很难过,面对着我曾经的自己,真的很难过,抑制不住自己的哭泣,一种无助,还有的是愤懑、无望,最后一个使者出现在我的面前,开始理我的头发,一遍又一遍,我焦急等待。我想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的眼睛,头发太长,遮住了。在五六遍之后,依旧黑暗,于是,我焦急的心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意识情感,我对那个使者说,求你让我看见,帮助我让我看见。问我你想怎么修剪我说越短越好,他帮助了我。于是在梦里,我的内心开始很喜乐,很安宁。

    在之后,我们去了哭墙,里有很多的拉比在读书,祷告,但是他们很固执的抵制弥赛亚,坚持守着律法。在那里有盛大的成人礼仪式举行,更多的人都在哭墙边上默默的祷告,然后我们去了耶稣的坟墓,在那里,我们看见了耶稣受死埋葬复活的地方。
 

当我要离开以色列的时候,我的内心也很平静,我知道这是一个过程,我还要回到这地,去做上帝带领我去做的工作。